深陷乐视危机亏损严重 酷派乱局待解

2017年10月18日16:54  来源:中国证券报
 
原标题:深陷乐视危机亏损严重 酷派乱局待解

  深受乐视危机影响的酷派集团看到一线生机。两周前,香港上市的酷派集团发布公告,其下属公司已经向平安银行还清所欠贷款,另外,宁波银行也主动撤销了诉讼请求。日前的三宗银行起诉中,还剩浦发银行数千万的保证金诉讼待解。

u=3807606578,1502553611&fm=27&gp=0

  知情人士透露,在消解此前的金融借款诉讼当中,作为潜在收购方的深圳地产、科技公司所组成的收购财团起了非常大的作用。若无意外,在不久的将来,该财团也将接替贾跃亭成为酷派集团的大股东。

  贾跃亭激进的目标和策略直接将酷派拖入泥潭,脱身自救也在情理当中。明星CEO刘江峰离开之后,继任者是酷派集团副主席兼执行董事的蒋超,作为酷派集团的老臣,蒋超掌管酷派财务体系多年。

  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在完成收购之后,贾跃亭、刘江峰始终未能全盘掌控酷派集团。而近期也不断有消息称,酷派集团的创始人,仍然持股9%的郭德英计划将回购酷派集团的股份,甚至回归酷派集团。如果果真如此,这位酷派集团的创始人,在危机前夜高位套现,而今又趁机杀回,将是完美的结局。

  知情人士透露,在过去两年时间当中,郭德英确实仍对酷派集团具有关键的影响力。只是不知道,新晋的酷派集团买家们是否像此前的周鸿祎、马云一样,进入郭德英的布局当中。当年,酷派集团和郭德英正是依靠着土地储备、通讯专利积累等诱惑打动了贾跃亭,而今,这些又成为了酷派集团吸引新买家的筹码。

  酷派亏损严重

  无论在酷派内外,此时的蒋超均踌躇满志。酷派内部人士则透露,在过去一段时间当中,作为酷派集团的执行董事、副主席、公司财务总监,蒋超一直远在美国遥控指挥。而其个人微博上的内容,此前也多数是在美国的内容。

  蒋超为外界所知晓,最早是在2015年。在与360合作成立奇酷公司,进军互联网手机市场之后,郭德英再施财技,悄悄引入了贾跃亭解盘酷派集团上市公司。蒋超是在酷派集团尚是一家小公司时就加入了酷派,并扶持郭德英最终上市。而今,随着刘江峰的离开,他升任酷派集团CEO。而在郭德英出售了酷派集团控股权,离开酷派集团董事会之后,蒋超是唯一一个留任至今的执行董事。

  知情人士透露,作为刘江峰的接任者,蒋超认为刘江峰是酷派集团衰落的原因,明确提出来,要扫清其在酷派集团的影响力。

  如今酷派的难局当中,酷派上市公司的主营手机业务亏损严重。酷派的公告中透露,2017年上半年,业务收入下滑超过50%,亏损在6亿到8亿港元。蒋超作为财务出身的CEO拯救酷派集团的方案是CFO式的。

  蒋超的方案是,放弃亏损严重,难有前景的中国区业务,重点开拓美国市场为主体的海外业务,改变以前多款手机的产品策略,重点打造一款精品手机,进入3000元以上的中高端市场。同时,出让酷派集团的土地解决酷派集团的资金难题。

  在接受外部访谈时,酷派集团副总裁杜金彪透露,到9月份,酷派资金方面的紧张局面已经缓解,其中,蒋超的回归起到了很大的作用。他作为酷派长期的首席财务官,有很强的融资能力。

  这一信息的释放背后,供应商并不认可。前酷派集团供应链人士就直言,目前供应商的欠款仍然有十几亿之多。

  接近酷派集团的人士则证明,平安银行和宁波银行资金纠纷的解决,很大原因是来自于潜在投资者所释放的信心,这些公司所组成的财团出面,帮助酷派集团在金融机构面前做了工作。

  国际业务局限

  就在刘江峰加入酷派前不久,曾任广东电信市场部总经理、佛山电信总经理的杜金彪加入酷派。此后,运营商出身的杜金彪一直负责酷派集团的海外业务,这一条线在酷派集团内部相对独立,刘江峰对此插手不多。

  蒋超担任CEO之后,杜金彪留任酷派集团副总裁和酷派国际总裁。酷派集团筹划国际业务开始大费周章,专门在2017年8月成立了一家新的公司平台来运作国际业务。

  公开信息显示,酷派国际控股(深圳)有限公司的法人代表是杜金彪,该公司大股东是是一家外资公司Coolpad Global Limited,酷派国际有一项对外投资是南昌酷派智能科技有限公司,法人代表正是酷派集团CEO蒋超。

  南昌金开资本管理有限公司和江西赣江新区开发投资公司分别持有该公司12.5%的股份。南昌经济开发区系金开资本的唯一股东,赣江新区开发投资背后则是赣江新区管委会。

  分析人士认为,南昌政府一直想引入手机制造高科技项目,因此推动南昌两家政府旗下的基金,投资了酷派国际。工商资料显示,两家投资机构各投资了1亿元。

  南昌政府在手机方面的投资此前就有先例。航天通信旗下公司曾经联合南昌工投共同投资了一家名为智慧海派的公司,主要做智能终端设计,酷派集团正是该公司的客户之一。除了酷派之外,北京锤子科技下属有一家南昌锤子的分公司。据说其用意也在于与当地政府合作,建立手机生产制造基地。

  前酷派集团人士透露,酷派国际正是酷派集团国际业务的运营平台,这一操作的好处是,酷派国际委身南昌,可以从乐视和酷派既有的体系当中抽身出来,作为一个独立公司运作,这样可以避免收到两家债务缠身的主体影响。

  在近期的访谈当中,杜金彪对外阐述了美国市场的优势,以及酷派集团在美国市场的良好表现。他透露,酷派集团在美国的两款产品销量在500万左右,目前供不应求,只是因为此前受制于资金紧张导致物料备货问题,限制了这块业务的发展。

  熟悉酷派的人士分析认为,美国市场真正的好处在于客户一般不会产生拖欠,这些美国运营商用酷派的低端手机去占领市场,对于如今困境中的酷派来说,这一业务市场也算是一根救命稻草。

  单问题是,这些手机的利润实在是太低了。这些价格在600元-800元人民币的手机,每台的利润也就是在十几块钱,此项业务每年的利润也不过是几千万人民币而已。

  杜金彪在访谈中,否认了酷派集团放弃国内市场的传闻,蒋超升任CEO之后,专门任命了一位负责中国业务的副总裁,以显示其在中国市场的存在。

  杜金彪访谈当中还提及了酷派集团在通信领域的专利积累,以及布局5G、人工智能等领域的计划,对于仍在死亡边缘挣扎的酷派集团来说,这些略微有些奢侈。苹果、谷歌以及华为在人工智能领域的布局已经早早开始,酷派集团在人事争斗和重组方案中浪费的时间太多了。

  刘江峰遗恨

  在加入酷派集团之后,刘江峰在自己的办公室中挂了一副三国周瑜的画像,正是那位文采风流的三国时期东吴军事领导人。三国时的周瑜既能谙熟音律,“曲有误,周郎顾”,又能以一人之力,在大兵压境之时逆转取胜,奠定三国鼎立局面。

  刘江峰或许是在以周瑜自况,希望自己也如周瑜一样,挽救下滑中的酷派集团。他也确实曾经说过,自己会在很短的时间内,将酷派集团重新带进中国手机行业的第一阵营。在离开华为之时,刘江峰相当高调、公开的辞职信,确实可见其文采。接近刘江峰的酷派人士透露,即使在乐视、酷派陷入最危机的时刻,刘江峰也不减其潇洒做派。但是,在乐视手机和酷派的难局当中,刘江峰难有作为。

  酷派集团没有留给刘江峰太多的时间。2016年8月,刘江峰确认出任酷派集团CEO。一个月之后,乐视危机即告爆发,外部所传的150亿供应商欠款当中,手机条线的欠款就有100亿之多。

  事实上外界对于刘江峰为何要加入疑问重重的乐视系有许多的猜测。刘江峰称自己当时并不了解贾跃亭的布局和酷派真实的经营情况,这一说法就更让外界难以理解其选择。

  在酷派集团的资金给付申请序列当中,部门负责人签字同意之后,刘江峰会作为CEO来签字同意,但他并不是付款流程的最后一步。其后,还要财务部、资金部还有首席财务官的审批。

  而财务条线正是掌握在蒋超手中,即使蒋超在远避美国期间,他也兼任着公司的财务总监的角色。财务部之外,酷派集团还有一个专门的资金部。跟刘江峰相熟多年的人士分析,刘江峰可能连酷派公司真正有多少钱都不是很清楚。

  在产品和供应链方面,刘江峰更多依赖的是一家名为众思科技的公司,乐视和酷派的几款手机产品的研发设计均是由这家公司的完成的。众思科技的部分管理层,本身也在酷派集团兼任职务,乐视移动曾经是众思科技持股49%的第一大大股东。

  以酷派集团CEO之尊,刘江锋始终未能摆平酷派集团内部的人事和权力。在宣布出走之时,刘江峰称酷派是捧着金饭碗要饭,他透露有地产商对酷派手中的土地感兴趣。但是,董事会不同意出售。

  郭德英的影子

  刘江峰离开之后,蒋超迅速清理了刘江峰的华为、众思余部,董事会里执行董事除了乐视系贾跃亭、张巍之外,只剩下了蒋超。

  关于原创始人郭德英回归的信息也开始见诸媒体,酷派内外猜测,即使离开之后的郭德英仍然通过蒋超等人掌控着酷派集团。此前,曾经有酷派内部人士透露,当刘江峰提出卖地拯救酷派时,真正反对出售土地的是前老板郭德英。

  耐人寻味的是,而当刘江峰出走之后,蒋超的方案也一样是卖地求生。诸多媒体报道当中,提及最多的是,郭德英当年创业的风光往事,创始人回归所能带来的成功效应。

  有媒体援引郭德英身边人士的话,否认了郭德英回归酷派集团的可能性,他正忙于自己的旅游项目的开工建设,无暇顾及酷派集团。

  熟悉酷派的分析人士称,郭德英家族擅长的运营商关系已经不复当年。现在的手机市场的主流,早已经变成了苹果、vivo、oppo、华为主导的公开市场,郭德英当年也曾经在2015年尝试过这个渠道,非常不成功。

  正是眼见于自己在公开市场的无力,无法跟上这一波市场的大势,郭德英才最终选择出售控股权。而今看来,当时是一个非常理想的出售时机。

  一位前酷派集团人士也透露,郭德英的回归对于酷派集团未必是什么好消息,此前郭德英及其夫人杨晓控制整个公司,其家族式管理作风颇受诟病。对于酷派集团的感兴趣的投资人来说,最好能够想清楚,如何与这位酷派集团的创始人共处。(江钰铃)

(责编:毕磊、沈光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