密集投資 家電企業“造夢”半導體

2020年02月28日07:46  來源:北京商報
 

  家電企業對半導體產業的熱忱隻增不減。2月27日,繼先后入股芯百特微電子和速通半導體后,小米又投資了靈動微電子,今年以來,TCL、格力、康佳等企業也釋放了不少投資半導體行業的信號。而這背后,是我國每年對半導體龐大的進口需求,以及在先進工藝上存在短板的現實問題。

  近日,半導體強國日本與韓國疫情擴散加重,其國內半導體產能恐將受挫,業內人士認為,這將為國內材料廠商打開進口替代的時間窗口,實力較強廠商或可競爭海外市場。不過,眾多入局者當前都僅僅是邁出了一小步,半導體之路依然任重道遠。

  投資熱情不減

  天眼查數據顯示,上海靈動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發生一系列工商變更,注冊資本由此前的4728萬元新增至5668萬元,增幅近20%,新增董事為王曉波。上海靈動微電子股份有限公司成立於2011年3月,公司經營范圍包括微電子技術開發、技術轉讓及技術服務、電子產品的研發及銷售等。

  公開資料顯示,王曉波為小米產業基金管理合伙人。小米產業基金的全稱為“湖北小米長江產業基金”,成立於2017年,由小米與湖北省長江經濟帶產業引導基金共同發起設立,發力於“先進制造”類的投資。

  最近,在關於投資半導體的新聞中,總是能看到小米產業基金的身影。2月24日,翱捷科技(上海)有限公司發生一系列變更,小米產業基金成新增股東﹔小米產業基金投資了一家半導體公司廣西芯百特微電子有限公司(芯百特微電子),后者主要從事射頻集成電路的研發和銷售,並積極布局5G通訊、WiFi 6、AIoT等先進應用﹔此外,小米產業基金還成為蘇州速通半導體科技有限公司(速通半導體)的新股東。

  據了解,目前小米產業基金已投資了十五家以上的芯片設計企業,涵蓋了手機及智能硬件供應鏈,電子產品核心器件、新材料及新工藝等,同時兼顧智能制造、工業自動化等相關領域。

  一直以來,小米都被貼上性價比的標簽,產品以低價高配為主要特點。近兩年,小米力求改變消費者對其這一印象,先將子品牌紅米獨立,又在小米10的發布現場正式承認進軍高端市場,而在半導體領域的布局更是暴露了小米對上游產業鏈的野心。

  行業轉型趨勢

  從狹窄的定義來講,半導體只是常溫下導電性能介於導體與絕緣體之間的材料,但芯片與集成電路,這些在消費電子、通信系統、光伏發電、照明應用、大功率電源轉換等領域需要大面積應用的電子器件,都離不開半導體,如二極管就是採用半導體制作的器件,大部分的電子產品,如計算機、移動電話或是數字錄音機當中的核心單元都和半導體有著極為密切的關聯。

  我國半導體核心部件的市場容量佔據了全球約4成份額,但自主芯片供給不足卻始終是一塊心病,是短板、是稀缺資源,也是最具投資價值的標的。有分析稱,要是能完全替代3055億美元的進口額,那麼國內半導體產業還有10倍以上空間。

  因此,傳統家電企業對半導體的熱忱近兩年居高不下。以TCL為例,自去年重組之后,該公司就逐漸展開了對半導體業務的布局。今年1月,中環股份、七一二及天津普林公告關於天津市國資委有意轉讓中環集團100%股權,作為競購方的TCL亦公告澄清在做該方面的考量,一時間TCL擬入主中環集團的事情被吵的沸沸揚揚,而中環集團的主要資產是國內的光伏及半導體硅片龍頭中環股份。

  2月6日,TCL又完成了公司全稱的工商變更,由“TCL集團股份有限公司”變更為“TCL科技集團股份有限公司”,並稱未來將大力推進半導體顯示及材料業務,並擇機在高科技、大資產、長周期領域尋找兼並重組機會,配置科技發展中最基礎的、最核心的資產。

  格力電器同樣在半導體領域砸了重金。2018年8月,格力電器成立全資子公司珠海零邊界集成電路有限公司,注冊資本10億元,其經營業務范圍即包含了半導體、集成電路、芯片、電子元器件等﹔2018年11月,格力電器通過持股聞泰科技10.98%的股權,間接投資安世半導體﹔今年2月17日,根據三安光電發布的公告,格力電器擬認購該公司非公開發行股票,認購金額為20億元,募集資金擬投入半導體研發與產業化項目(一期)。

  而康佳在半導體領域的布局也早已展開,2016年已成立了一家專注於存儲產品的中康存儲科技﹔2018年5月,康佳初設半導體科技事業部﹔2019年9月30日,康佳在重慶成立重慶康佳光電技術研究院有限公司,注冊資金20億元﹔近日,康佳與雷曼光電簽署戰略協議,擬在光伏能源互聯網和智能計算、雲服務器產業等方面展開廣泛合作,康芯威的主力產品就是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半導體存儲器件。

  國產替代加速

  在半導體領域,日本和韓國都是強國,其中,日本的優勢在上游的原材料和硬件設備上,技術門檻非常高,尤其是材料方面﹔而韓國的優勢在於存儲器、面板等領域。

  根據集邦咨詢半導體研究中心(DRAMeXchange)調查顯示,從2019年第四季度全球NAND品牌廠商營收來看,三星排名第一,市場份額達到35.5%﹔SK海力士排名第六,市場份額為9.6%。國泰君安研究指出,在半導體代工制造和封測的材料領域,日本企業佔據了絕對的優勢,在硅晶圓材料、光罩、靶材等重要的細分子領域,日本企業所佔市場份額都多達50%以上。

  因此,國內家電企業若想在短時間內實現半導體領域對日韓的超越,幾乎沒有可能。產業觀察家洪仕斌告訴北京商報記者,半導體是一塊“難啃的硬骨頭”,雖然中國在半導體生產和設計本土化方面投入了巨大資源,但在先進技術工藝 (存儲和邏輯) 半導體制造方面仍有較大差距,中期內或許難以擺脫對於進口設備和某些關鍵材料的依賴。

  不過,最近發生的疫情或使日韓產業鏈受挫,“國產替代”有望迎強力助推。據悉,三星電子位於韓國龜尾市的智能手機廠近日確認一例新冠肺炎病例就緊急停產。

  中信建投化工行業分析團隊表示,2011年日本大地震短期對日本、亞太乃至全球半導體產業均造成沖擊,從長軸來看卻加速了日本半導體產業的對外轉移。聚焦半導體材料領域,國內眾多的半導體材料廠商借勢2011年日本大地震實現了對日本半導體材料供應商的替代。

  “中國的半導體產業正逐漸得到眾多海外企業的認可。”產經觀察家丁少將指出。有消息稱,三星電子已選擇從中國進口所需的氟化氫,日本大金工業計劃在2022財年之前投入400-500億日元,以增加在華工廠的生產及設立新研發基地。北京商報記者 石飛月(圖片來源:企業供圖)

(責編:畢磊、孫紅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