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家居離C端還有多遠?

張柳靜 王穎婷

2019年04月18日08:07  來源:信息時報
 
原標題:重資產運營、回報周期長

  今年年初,家居零售巨頭宜家試點推出了“家具租賃”業務,並表示明年將在中國推廣。此事引發了市場的廣泛關注。記者了解到,2017年共享經濟最盛行時,市場上曾涌現出一批共享家居APP,包括租立方、Dome、抖抖家居、聚家家、輕鬆住、包租喵等。不過,目前能搜索得到,並還在運營的僅剩輕鬆住和租立方。業內分析認為,“家居租賃”是一門慢生意,重資產運營、回報周期長,目前商業模式更多是圍繞B端(初創企業、品牌公寓、房東等)來進行,大規模在C端(個人用戶)推行仍有待時日。

  “租房一族”催生共享家居

  房子可以用來出租,家居商品也不例外。據了解,2017年共享經濟盛行時,市場上就涌現出了一批共享家居APP,如租立方、Dome、抖抖家居、聚家家、輕鬆住、包租喵等,這些平台背后的本質都是“家居租賃”。

  記者在“輕鬆住”APP上看到,用戶可租賃家具、家電、飾品挂飾三類產品,還有按設計風格劃分的套餐選擇,產品按3個月起租,租金從幾元到上百元不等。據了解,客戶在APP上下單后,平台會提供免費的送貨和保修,但要另收安裝收拆卸費。比如一張1.5×2米的雙人床需另收144元、一個雙抽屜床頭櫃需另收30元。平台客服告訴記者,如果用戶需提前退租,仍得繳納完剩余租期的租金。

  在深圳工作的胡小姐告訴記者,她和室友租了一套三室兩廳房子,房東配備的家具很簡陋,於是選擇了在平台上租賃家具。“書桌、沙發、收納櫃等都可以租,租的時間越長會更優惠。”她說,自己共租了12件家具和家電,一年平均下來租金約400元/月。

  租房周期短、消費觀念改變等因素都為家居租賃帶來了市場。家居租賃創業者陳忠(化名)告訴記者,年輕一代的消費者對生活品質要求越來越高,但因工作波動大、搬家處理麻煩等原因,就會產生家居租賃需求。此外,長租公寓、初創企業等B端也有龐大的市場需求。

  艾媒咨詢分析師劉杰豪認為,在消費觀念不斷改變的大背景下,人們對家居租賃的接受度會更高,對B端用戶而言能夠降低成本提升效率,對C端用戶而言能滿足其不斷提升的品質需求,因此它並不是一種偽需求。宜家集團CEO JesperBrodin曾公開表示:“現在許多消費者頻繁更換住所,但又不可能每次搬家后都買新家具,這是宜家決定試點家具租賃業務的原因之一。”

  B端市場目前更有盈利可能

  “共享家居商業模式的本質是租賃,向B端(主要是一些初創企業、品牌公寓、房東等)或C端用戶(租房人群)提供家居租賃服務(配送、安裝、售后等),以減少B端用戶運營成本和滿足C端用戶品質化、個性化的消費需求。”劉杰豪分析道。

  據悉,在2017年共享經濟最盛行之時,市場上曾涌現出一批共享家居APP,包括租立方、Dome、抖抖家居、聚家家、輕鬆住、包租喵等。不過,記者在APP Store搜索時卻發現,上述共享家居APP除了輕鬆住、租立方可以搜索到在運營外,其他APP均無法搜到。記者觀察發現,目前存活的共享家居APP多是面向B端,或通過B端來觸及C端。

  以“輕鬆住”為例,其目標客戶為一二線城市的房東和租客,目前業務覆蓋了廣州、深圳、上海等9個城市。輕鬆住廣州地區負責人張先生表示,平台通過長租公寓、公租房來獲取C端用戶資源。採用與工廠合作的模式,家電與品牌廠家、家具與ODM工廠,工廠負責送貨、安裝及維修。張先生還告訴記者,平台出租的產品都為全新,不會有二次租賃,回收后的產品會進入二手市場、翻新后轉售,也會作為公益事業轉贈給貧困地區。他透露,目前輕鬆住已和支付寶達成合作,部分用戶可以免押金租賃,自2017年創立營收便達到800萬~900萬元,去年突破了3000萬元營收,今年平台計劃達到2億~3億元目標營收金額。

  另一平台“租立方”創業初期在嘗試C端業務三個月后,則轉為解決B端用戶的家具租賃需求。資料顯示,“租立方”目前的客戶畫像主要為酒店、辦公、長租公寓、個人房東等。運作模式上,“租立方”根據客戶的需求來定制相應家具,再由工廠制作后直接發貨。用戶租用完畢后,家具將被回收至廠家,進行翻新維修,然后投入下一輪租賃。

  據了解,宜家的家具租賃業務於2019年2月才推出,最早在瑞士市場進行試點,以企業客戶為主,推出包括辦公桌椅在內的可供租賃產品,並將此模式推往瑞典市場。在荷蘭市場,宜家則與當地的住房協會合作,推出月租30歐元(約人民幣227元)的學生服務套餐,包括了床、書桌、餐桌和椅子在內的家具租賃服務。

  在劉杰豪看來,家居租賃平台的運作屬於重資產運營,當前更容易向B端發展。“B端用戶注重成本和效率,第三方平台可以有效滿足他們‘短、平、快’的需求。”連續創業者劉曠也認為,C端用戶較為分散,需求還不穩定。“B端的家居租賃需求量較大,相比C端更有盈利可能。”

  C端將是大趨勢

  用戶習慣有待養成

  記者採訪中獲悉,目前直接面向C端租客的平台還較少,主要是零散的個人創業者,體量較小。陳忠就是其中的創業者之一,自2017年運營以來,生意並不如想象中紅火。他向記者表示,目前月流水在幾萬元,一年的客戶訂單數在30單左右,租金定價一般是家居價值的1/10,按月起租。在他看來,平台面向C端是大趨勢,但目前用戶習慣還在養成,未來3~5年或迎來發展。

  輕鬆住廣州負責人張先生也認為,C端才是大趨勢。“辦公家具租賃通常是一年起租的長租期,但因為租家具多數為初創型公司,存在不穩定的高風險。且租賃的辦公家具通常質量不怎麼樣,也隻能是‘一次性租賃’,翻新、物流成本比買新家具還要高。”

  據了解,家居租賃與共享單車等類似,盈利模式以租金為主,同時也面臨著家居損壞、翻新、物流等成本問題。劉曠認為,由於搬運頻率高,損壞率增加,要求運營方必須購置質量好的家居,並及時維護,同時租金和押金還不能設定過高,不然消費者不買單。

  “對於第三方平台而言,涉及的環節多,盈利周期長,且對上游的家居廠商不具備議價能力,利潤空間不高。高成本、低利潤、資金鏈壓力大都將增加其運營難度。”劉杰豪認為,目前家居租賃對C端用戶而言並非剛需,用戶習慣還有待養成。

(責編:畢磊、楊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