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L擬購華星光電股權 員工持股平台浮盈1倍

2017年09月28日08:35  來源:上海証券報
 
原標題:TCL擬購華星光電股權 員工持股平台浮盈1倍

  日前TCL集團公告發行股份購買資產草案,擬作價40.34億元收購華星光電10.04%股權。交易對象中,星宇有限、林周星瀾、林周星涌、林周星源、林周星漣等皆為華星光電主要管理人員及核心員工的持股平台。對照上述員工持股平台獲得華星光電股權時的成本(有部分股權還受讓自TCL集團),此次TCL集團的收購給予了明顯的“溢價”,使員工持股平台的浮盈比例約達1倍。如此“讓利”也令本次股權收購備受市場關注。

  員工持股實現証券化

  據公告,TCL集團此次擬以發行股份的方式收購華星光電10.04%股權,標的資產作價40.34億元,交易對象為長江漢翼、星宇有限、林周星瀾、林周星涌、林周星源、林周星漣共六家。按3.10元/股的發行價格,TCL集團將合計向交易對象定向發行13億股。收購完成后,TCL集團對華星光電的持股比例將提升至85.71%。此前,華星光電曾計劃獨立上市未果。

  頗受市場關注的是,此次收購讓華星光電的員工持股平台獲得了証券化的機會(持股鎖定期三年)。交易方案顯示,六家交易對象中有五家都是華星光電的員工持股平台,即星宇有限、林周星瀾、林周星涌、林周星源、林周星漣等,其通過此次交易將分別獲得約2.81億元、1.32億元、1.19億元、1.17億元和1.00億元的對價,對應獲得的TCL集團股份數分別為9053萬股、4252萬股、3838萬股、3769.5萬股和3231萬股。即使以本次股份發行價3.10元/股計算,上述員工持股平台的浮盈都有1倍之多,而如以TCL集團的最新股價3.55元/股計算,則浮盈更高。

  TCL集團“低賣高買”?

  具體來看,以注冊於香港的星宇有限為例,2013年10月,其出資約1.36億元參與華星光電的增資,認購1.28億元(股)的華星光電新增注冊資本。這部分股權在此次交易中的對價為2.81億元,增值1倍。

  此外,林周星瀾、林周星涌、林周星源、林周星漣等其他四家注冊於境內的員工持股平台,也都參與了2013年10月華星光電的增資,此后還在2014年和2015年,分兩次從TCL集團手中受讓部分華星光電股份,其受讓價格(每元注冊資本)甚至比2013年參與增資時還低。

  以林周星瀾為例,2014年以1967.35萬元的價格從TCL集團手中受讓華星光電0.194%的股權。以當時華星光電的總股本(注冊資本)計算,林周星瀾新獲得的出資額約為2007.5萬元,相當於每元注冊資本作價0.98元。對照來看,2013年10月華星光電增資時,每元注冊資本的作價還高於1元。

  到2015年,林周星瀾又以2011.8萬元的價格從TCL集團手中受讓華星光電0.1297%的股份(注冊資本),以每元注冊資本的價格計算,其成本約合0.95元。更低的成本意味著更高的收益率。三次交易合並計算后,林周星瀾所持華星光電股權的初始成本合計為5985.22萬元,此次賣(回)給TCL集團的交易對價則約為1.32億元,浮盈約120%。

  上市公司利益如何保障

  更進一步,2014年,TCL集團向林周星瀾等四家員工持股平台轉讓了華星光電合計0.55%的股份,每元注冊資本的交易價格約為0.98元(具體見上文)。而一個多月后,2014年10月,TCL集團又單方面向華星光電增資60億元,認購了53.715億元注冊資本,每元注冊資本的價格約為1.117元,一賣一買之間,價格差距約有14%。

  “引入員工持股本是好事,可進行激勵和利益綁定。但TCL集團的這種操作卻有特殊之處:一是員工持股的實施主體是上市公司的控股子公司,價格上具有較大的彈性空間;二是有部分股份是由上市公司轉讓的,過幾年又 回購 回來,中間的價差還很大。這裡面,員工持股平台的收益如果過高,則存在損害上市公司利益的嫌疑。”有接受上証報記者採訪的投行人士表示,這類口子不能開,否則上市公司紛紛通過子公司做員工持股,再由上市公司進行收購,在員工收益得到確保的情形下,上市公司的利益卻很難保障,很難說是公平的。

(責編:畢磊、楊波)